一号站平台网页版登录入口-歌礼制药:首份年报发布后股价跌超6%!(附:吴劲梓访谈实录)

2020-01-01 12:18:07 来源: 网络

一号站平台网页版登录入口-歌礼制药:首份年报发布后股价跌超6%!(附:吴劲梓访谈实录)

一号站平台网页版登录入口,在全球丙肝市场竞争都愈发激烈的大背景下,外界对于歌礼制药这样一家以丙肝药戈诺卫作为核心产品的公司的最大关切,无疑在于其能否在未来寻找到更多的市场机会以及更大的市场空间。

2019年3月24日,作为首家赴港上市未盈利生物医药企业的歌礼制药发布了其登陆联交所之后的首份年度业绩报告。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公司收益同比增加212.6%至1.66亿元,毛利同比增加189.4%至1.54亿元。

与此同时,尽管仍在亏损之中,但年报显示其股东应占年度亏损已减少约86.54%,至725.8万元人民币。只是,资本市场对其的反馈却并不理想。截至25日收盘,歌礼制药报价6.73港元,跌幅达6.66%。

在全球丙肝市场竞争都愈发激烈的大背景下,外界对于歌礼制药这样一家以丙肝药戈诺卫作为核心产品的公司的最大关切,无疑在于其能否在未来寻找到更多的市场机会以及更大的市场空间。而从歌礼制药最近几个月以来密集不断的动作来看,显然,歌礼也在为自己未来的市场地位做更多的谋划。

挖人、合作、买产品、建厂房

2019年3月1日,歌礼制药正式宣布,默沙东前全球副总裁兼默沙东中国研发中心负责人李正卿将出任歌礼的首席医学官兼大中华区研发总裁。

而就在几天之后的一场行业大会中,李正卿便以这一全新的身份,与歌礼制药创始人、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吴劲梓出现在了同一场圆桌对话之中。这场对话的主题是“全球和区域性临床开发的成功之道”,其实聚焦的是一个很明确但又很难回答的问题,即在全球监管改革的浪潮下,如何把创新药更快带给病患。

在圆桌对话结束后同e药经理人的交谈中,李正卿表示,其当前最重要的任务,其实也聚焦于此。一方面,刚刚加入歌礼才几天的李正卿,需要快速梳理歌礼现有的产品线;而另一方面,李正卿则需要通过自己在全球跨国制药公司多年的研发经验,帮助歌礼制药在新的产品线上,如癌症领域,大展拳脚。

此前的歌礼,更多的在抗病毒和非酒精性脂肪肝炎等领域进行聚焦。年报信息显示,作为公司的核心产品,丙肝药戈诺卫自2018年6月获批上市后,报告期内销售额已达到了人民币7230万元,同时在进医保方面也有了一些突破,例如被纳入到天津和成都的基本医保之中。

但这显然不足以支撑歌礼“从中国第一迈向全球同类第一”的“野心”。因此除了把李正卿这一重磅人物挖来之外,歌礼制药近几个月来动作也是密集不断。

例如,2018年底,歌礼成功拿到罗氏用于乙肝和丙肝治疗的长效干扰素派罗欣在中国大陆地区的独家销售、市场推广权利;又如,2019年初,就病毒性疾病领域pd-l1抗体药物与康宁杰瑞达成战略合作。

年报信息也显示,歌礼与罗氏的合作已经开始显现出效果。报告期内,歌礼已经自上海罗氏就派罗欣推广收取了350万元的费用,这也在一定程度上促使其营收增加。

而在可预期的接下来几年,歌礼制药表示,其收益将主要来自于销售戈诺卫以及即将获得批准的拉维达韦,歌礼已于2018年7月31日就拉维达韦提交新药申请,并于2018年8月1日收到nmpa的接纳函件。

与此同时,歌礼显然已经开始为后续产品的生产未雨绸缪。年报信息显示,其已在浙江省绍兴市建立了一座总面积为17000平方米的制造厂,配备有一条设计年产能为1.3亿片的生产线,并且已经取得药品生产许可证。歌礼透露,之所以如此安排产能,也是处于未来歌礼所有的候选药物都是以片剂形式给药而考虑。

产品线扩容迫在眉睫

以抗病毒类药物为主要产品的企业往往基于一个共同的市场理念,即这一领域的市场空间足够大。一方面发病人群规模足够庞大,另一方面现有的治疗率以及药物可及性又并不充分。

事实也的确如此。弗若斯特沙利文预期,中国的抗病毒市场将由2017年的260亿元人民币增长至2028年的1,440亿元人民币,其中,丙肝市场规模到2028年将达到470亿元人民币,约占抗病毒市场33%。而2017年中国有2,520万名丙肝患者,但治疗率仅为0.3%。与此同时,越来越完善的筛查和诊断流程,以及逐步得到解决的创新药物支付能力问题,都会使得这一市场在未来愈发的庞大——即便考虑到丙肝疾病可以治愈会导致患者人数在一定程度下降。

但另外一个不可忽视的事实则是,这一领域的市场竞争同样激烈。

仍然以丙肝为例,2011年起,直接抗病毒药物(daa)已明显改变了原有的丙肝治疗方案,主流的聚乙二醇干扰素联合利巴韦林将逐步被daa疗法取代,歌礼制药的戈诺卫正是这样一种daa药物,也是唯一一家本土药企的daa疗法。

但在此之前,市场上也已经有了三个在国内上市销售的daa疗法。

尤其是随着国家药价谈判、药品国家集中采购等一系列政策的实施,越来越多来自跨国药企的相关产品逐渐开始选择以一个可观的降幅来维持一定的市场空间,这就在很大程度上给本土药企以一个很大的挑战。

因此,产品线的扩容也是一个迫在眉睫的事。在这种情况下,类似于歌礼拟1000万美元入股医药公司3-v biosciences并就其脂肪酸合成酶(fasn)抑制剂tvb-2640在大中华区的独家开发、制造及商业化权益达成合作的事情,就显得更加符合逻辑,并且可以预测的是,接下来这类合作或许还将持续发生。

“第一个吃螃蟹总要受一点痛苦”

在2019“声音·责任”医药界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座谈会期间,歌礼创始人兼董事长吴劲梓接受了e药经理人专访,复盘2018年歌礼的发展路径,并就医保目录、产品线扩充等多项业界关注的热点话题一一做了回应。以下是访谈文字实录:

期待医保谈判

e药经理人:今年新产品的上市时间表可以透露一下吗?

吴劲梓:目前,我们已经有两个产品上市。第一个是达诺瑞韦,在2018年6月份上市,第二个是跟罗氏合作的慢性乙肝一线疗法派罗欣,预计今年夏天第二款慢性丙肝创新药拉维达韦有可能上市。因为歌礼以往专注于肝病,所以过去6年来,都是在包括肝癌在内的肝病领域开展创新。而李正卿博士经历中最辉煌的一段是成功研发k药并上市,因此他的加入会让我们在肿瘤领域中有更多投入和创新。

e药经理人:肿瘤领域是未来几年歌礼比较值得关注的一个看点吗?

吴劲梓:是的。歌礼这三年来的定位就是抗病毒,肿瘤和脂肪肝疾病。李博士加盟歌礼,会让歌礼在肿瘤领域有更多的发展和进步。

e药经理人:3月3日的两会部长通道,国家医保局局长胡静林提到今年9月会完成新一轮医保目录调整。您怎么看待通过国家药价谈判的方式进入医保目录,歌礼对于药价谈判的态度是怎么样?对于以价换量的方式您怎么考量?

吴劲梓:歌礼的定位是有两个商业化产品的研发驱动型创新药公司。我认为,医保对我们至关重要,尤其是对国产创新药,增加创新药进入医保的速度和数量,可以保障临床对国产创新药的可及性和有效降低患者负担。另外,我认为创新药首先要确保能治愈疾病的疗效,给病人解除病患痛苦,其次要有合理的价格,我们希望在多个疾病领域中有多个同等疗效或者类似疗效的药,本土创新药和进口药共同竞争,这样可以让药品的价格下降。因为我们处在市场经济的环境中,通过竞争一定会把价格控制在合理的范围,所以我们非常愿意参加谈判。

好的产品线才能吸引优秀人才

e药经理人:外界很关注李正卿博士的加入,您何时确定的李博士加盟?

吴劲梓:李博士的加盟意味着歌礼在从中国研发驱动型创新药研发企业,开始走向全球研发驱动型企业的征程上又向前迈进一大步。李博士在默沙东的经验,从k药到丙肝药物择必达再到艾滋病药物艾生特,都会给歌礼的创新药研发带来贡献,助力歌礼成为一家全球创新医药企业。

e药经理人:最近这两年人才从跨国药企到本土创新企业流动很频繁, 您如何看待越来越频繁的人才流动,您觉得本土药企抢人大战已经开始了吗?

吴劲梓:从人才角度来看,第一,无论是本土企业还是跨国企业都在抢人才,不是只有像歌礼这样的创新药企业在抢人才,但问题是像歌礼这样的创新药企业怎么样能在人才大战中胜出,比其他企业更强,这个很重要。歌礼成立了六年,前五年我们是在做跟踪创新(me too or me better),像达诺瑞韦; 以及竞争创新(best-in-class),像拉维达韦。从2018年底开始我们布局做原始创新(first-in-class),新机理和新靶点。目前有两个原始创新,第一个是pd-l1抗体(新机理),用来治愈慢性乙肝。第二个是asc40,脂肪肝合成酶抑制剂,是新靶点。也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平台,才会吸引像李正卿博士这样的高端人才,所以不管哪个企业,跨国企业也好,本土企业也好,一定要有好的产品线,才有机会能吸引到人才。

“第一个吃螃蟹总要受一点痛苦”

e药经理人:2018年歌礼整体表现非常受业界关注,您怎么评价过去一年歌礼整体的表现?

吴劲梓:首先,2018年歌礼作为全球第一家尚未盈利的生物医药公司在香港主板上市,我们感到非常骄傲。第二,歌礼的研发从做中国新,开始转向全球新,这个转型让我们非常满意。因为作为一家创新药企业,一定要在全球舞台上跟世界五百强药企竞争。此外,我们从人才团队建设上,包括李正卿博士在内的多位高级人才的加盟,使我们更有信心,在全球舞台上做最有活力的研发驱动型创新药企业之一。

e药经理人:经过这一年您对港交所的新政或者对资本市场有没有新的看法和理解?

吴劲梓:首先给港交所点赞,在亚洲市场让没有盈利的生物医药企业上市,这是一个新举。第二,这个市场刚刚开始,对于没有盈利的生物医药企业,从投资人到企业都在逐步学习,歌礼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企业,有好处,我们得到很多媒体关注,也有挑战,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总要受一点痛苦。

我希望2019年我们港交所生物医药板块可以越做越好,2018年港交所生物医药板块非常稳健,只有四家高质量的创新药企业上市,如果上市企业参差不齐,那么板块就不太健康。香港生物医药板块非常健康,但是需要投资人和公司都变的更加成熟。

e药经理人:我们也看到科创板马上要来了,科创板企业正式启动之后可能对港股产生什么影响吗?

吴劲梓:中国能有科创板我们期待已久,科创板和港交所一定有竞争,还会跟纳斯达克竞争,在市场环境下竞争就是好事,这样做让创新药企业有更多的选择。不管是中国、香港还是美国,都在关注创新药企业,我作为一个新药创制的科学家和企业家感到非常兴奋。

e药经理人:2019年您为歌礼规划的三件最重要的事情会是什么?

吴劲梓:第一,我们正在实施走向全球的战略。第二,我们要做原始创新,新机理和新靶点,我们的两个创新药,目前一个准备进入临床二期,另外一个也要很快在美国和中国同时进行临床二期。做创新药难,做原始创新药更难,2007年到2017年全球新机理或者新靶点平均每年全球上市创新药在10个左右,美国占57%,日本和欧洲各占百分之十几,希望中国在不久将来,在世界原始创新(first-in-class)中能占到10%到15%,这也就意味着中国在不久将来需要每年出一到两个原始创新的新机理或者新靶点的新药,这个挑战很大。第三,我们会在肿瘤领域做出更大的投入。

e药经理人:2019年会是歌礼扭亏为盈的一年吗?

吴劲梓:这都是相对性的,歌礼首先是一家研发驱动型的创新企业,同时我们有销售,所以我们会对歌礼的盈利和研发投入做一个正确的平衡和判断。所以我希望资本市场,媒体要对我们创新药企业有耐心,如果我们想盈利就不能做创新,创新才是一个企业持久发展的最重要的驱动,我们希望能把研发做好,因此盈利需要大家对我们有耐心,要相信公司会对盈利目标和研发投入两者做出合理的平衡和正确的决策。

e药经理人:今年两会期间您会特别关注哪些话题?

吴劲梓:我们作为新药创制企业,第一很关心新药。我们国家已经从跟踪创新走到竞争创新,正在向原始创新发展。原始创新要有人才,要有资金,有好的监管环境,这都是我作为一个创新药的科学家、企业家关心的事情,特别关心的是资本市场和监管环境,因为我们做创新药一定要有资金。目前我们是在资本寒冬,我们希望资本市场对新药创新要有耐心,要看到潜力。第二,医保至关重要,在欧美和其他发达国家,医保对一个新药创制企业能否持续创新至关重要,因为我们新药企业要有回报才有更多创新。

e药经理人:在您看来,2019年中国医药行业最大的变数可能在哪些方面?

吴劲梓:我们现在处于资本寒冬,我们希望全球,特别是中国香港能尽快走出资本寒冬,因为作为原始创新的企业对资金要求非常高,歌礼作为第一个香港上市的未盈利生物医药企业,需要资本市场的支持。第二,我们国家已经有了像歌礼研发的达诺瑞韦这样的创新药,医保准入是最大的变数之一,医保的支持对于我们做持续性的原始创新会有很大助力。

本文版权属于e药经理人,转载请注明出处。


现金网app注册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