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游戏中心-夜话丨那年盛夏,水冷瓜甜

2020-01-07 12:34:04 来源: 网络

8游戏中心-夜话丨那年盛夏,水冷瓜甜

8游戏中心,流萤点点,夏意正浓

夏之于你,满载何物?

是蓝天、白云、冷饮、西瓜

还是记忆中酷暑凉席上的午睡和奶奶爱的蒲扇

抑或无忧无虑、欢呼雀跃的暑假……

今晚

让我们一起拥抱仲夏夜之梦

夏日,是清晨纳凉的清爽与舒适

夏天的早晨真舒服。空气很凉爽,草上还挂着露水(蜘蛛网上也挂着露水),写大字一张,读古文一篇。夏天的早晨真舒服。

蝈蝈,我的家乡叫做“叫蚰子”。叫蚰子有两种。一种叫“侉叫蚰子。”那真是“侉”,跟一个叫驴子似的,叫起来“咶咶咶咶”很吵人。喂它一点辣椒,更吵得厉害。一种叫“秋叫蚰子”,全身碧绿如玻璃翠,小巧玲珑,鸣声亦柔细。

别出声,金铃子在小玻璃盒子里爬哪!它停下来,吃两口食——鸭梨切成小骰子块。于是它叫了“丁铃铃铃”……

乘凉。

搬一张大竹床放在天井里,横七竖八一躺,浑身爽利,暑气全消。看月华。月华五色晶莹,变幻不定,非常好看。月亮周围有一个模模糊糊的大圆圈,谓之“风圈”,近几天会刮风。“乌猪子过江了”——黑云漫过天河,要下大雨。

一直到露水下来,竹床子的栏杆都湿了,才回去,这时已经很困了,才沾藤枕(我们那里夏天都枕藤枕或漆枕),已入梦乡。

鸡头米老了,新核桃下来了,夏天就快过去了。

——节选自汪曾祺《夏天》

夏日,是盼雨的欢快和想象

夏天阵雨来时,孩子们顶喜欢在雨里跑跳,仰着脸看闪电,然而大人们偏就不许,“到屋里来呀!”孩子们跟着木板窗的关闭也就被关在地洞似的屋里了;这时候,小小的天窗是唯一的慰藉。

从那小小的玻璃,你会看见雨脚在那里卜落卜落跳,你会看见带子似的闪电一瞥;你想象到这雨、这风、这雷、这电,怎样猛历地扫荡了这世界,你想象它们的威力比你在露天真实感到的要大这么十倍百倍。小小的天窗会使你的想象锐利起来!

晚上,当你被逼着上床去“休息”的时候,也许你还忘不了月光下的草地河滩,你偷偷地从帐子里伸出头来,仰起了脸,这时候,小小的天窗又是你唯一的慰藉!

你会从那小玻璃上面的一粒星、一朵云,想象到无数闪闪烁烁可爱的星,无数像山似的、马似的、巨人似的,奇幻的云彩;你会从那小玻璃上面掠过的一条黑影想象到这也许是灰色的蝙蝠,也许是会唱歌的夜莺,也许是恶霸似的猫头鹰,——总之,美丽的神奇的夜的世界的一切,立刻会在你的想象中展开。

——节选自茅盾《天窗》

夏日,是孩子们雨后的撒欢玩闹

逢到夏天,我们都欢迎下雨,因为下雨过后就有许多事情好玩。只等雨点一停,便跑到院子里或者外面低洼处去。刚下的雨水并不凉,赤着脚踏在里边,皮肤上起一种快感。彼此高兴地践踏着,你溅了我一身,我溅了你一脸。偶然失脚滑跌,沾了满身的泥,引得旁人一阵哄笑。然而很少因此退缩的,哭的更没有了,多数是越跌越起劲;甚至有故意滑跌,博旁人一笑的。

拾蝉儿、捉青蛙也是雨后的有味事情。蝉儿经了雨,被冲到地上,伏在草丛中,不能飞动,很容易拾到。拾了几只回来,放在篾丝笼里,随时听它们叫。青蛙平时难得到岸上来,雨后大概因为快活的缘故,多数蹲在草丛中阁阁地叫着。它们非常机警,跳跃也极灵活,一听见声响便急忙跳进水里。这须得轻轻地走近去,眼快手准,出其不意地把它抓住。有时脚踏不稳,被青苔滑倒,沾了一身泥水;待爬起来,青蛙早就溜走了。

——节选自叶圣陶《夏日的雨后》

夏日,是小时候最眼馋的冰棒

糖果店的冷饮柜已经使用多年,每到夏季它就发出隆隆的欢叫声。一块黑板放在冷饮柜上,上面写着冷饮品种:赤豆棒冰四分、奶油棒冰五分、冰砖一角、汽水(不连瓶)八分。

女店员掀掉一块棉垫子,孩子就伸出脑袋去看棉垫子下面排放得整整齐齐的冷饮,他会看见赤豆棒冰已经寥寥无几,奶油棒冰和冰砖却剩下很多,它们令人艳羡地躲避着炎热,呆在冰冷的雾气里。孩子也能理解这种现象,并不是奶油棒冰和冰砖不受欢迎。主要是它们的价格贵了几分钱。

孩子小心地揭开棒冰纸的一角,看棒冰的赤豆是否很多。孩子嘴里吮着一根棒冰,手里拿着一个饭盒,在炎热的午后的街道上拼命奔跑,饭盒里的棒冰在朗朗地撞击着,毒辣的阳光威胁着棒冰脆弱的生命,所以孩子知道要尽快地跑回家,让家里人能享受到一种完整的冰冷的快乐。

——节选自苏童《夏天的一条街道》

夏日,是记忆里悠闲的时光

北平的夏天是很可爱的。

在最热的时节,也是北平人口福最深的时节。果子以外还有瓜呀!西瓜有多种,香瓜也有多种。西瓜虽美,可是论香味便不能不输给香瓜一步。况且,香瓜的分类好似有意的“争取民众”——那银白的、又酥又甜的“羊角蜜”假若适于文雅的仕女吃取,那硬而厚的、绿皮金黄瓤子的“三白”与“哈蟆酥”就适于少壮的人们试一试嘴劲,而“老头儿乐”,顾名思义,是使没牙的老人们也不至向隅的。

假若不愿在家,他可以到北海的莲塘里去划船,或在太庙与中山公园的老柏树下品茗或摆棋。“通俗”一点的,什刹海畔借着柳树支起的凉棚内,也可以爽适地吃半天茶,咂几块酸梅糕,或呷一碗八宝荷叶粥。

愿意洒脱一点的,可以拿上钓竿,到积水滩或高亮桥的西边,在河边的古柳下,作半日的垂钓。

——节选自老舍《北平的夏天》

那年夏天,水冷瓜甜

收藏了简单的笑脸

有些故事

尽管久远却从未消散

你可还想

再去念一遍

那时的夏天?

欢迎留言与我们分享

属于你的“夏日记忆”!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