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2dzy-戏剧齐鲁|话剧《一只大雁飞过去了》:为什么我们眼里常含泪水

2020-01-07 12:48:24 来源: 网络

fu2dzy-戏剧齐鲁|话剧《一只大雁飞过去了》:为什么我们眼里常含泪水

fu2dzy,一只大雁飞过去了……在契诃夫眼里,大雁是谁?他心中的缪斯是谁?还有,剧场是什么?与剧场相遇,为何我们眼里常含泪水?11月8日晚,看过山东省话剧院小剧场演出的《一只大雁飞过去了》,你对以上问题一定会得出和契诃夫一致的答案。

契诃夫和克尼碧尔

“《一只大雁飞过去了》写的是契诃夫与他夫人克尼碧尔的爱情故事,原剧名为《契诃夫和克尼碧尔》,是童道明先生写的关于契诃夫的第三个戏,也是童先生写的最学术最传记最人文的一个戏”,导演赵三强介绍说,“童先生作为契诃夫研究专家,他以优美清新的文学笔触,向我们勾勒出了一个可爱的契诃夫,一个戏剧大师和文学巨匠的形象。”

在剧中,我们可以看到,从1899年4月18日契诃夫与克尼碧尔从第一次约会,到1904年7月15日契诃夫逝世他们的多次约会和相见,透露的正是他们从相见相识到相知相爱的整部爱情史。他们给爱情留下了一个大的感叹号,紧接着后面便是令人惋惜的省略号。每个作家和艺术家都有激发自己创作灵感的缪斯,而契诃夫心中最重要的缪斯有两个,一是《海鸥》中妮娜的原型丽卡·米齐诺娃,她是契诃夫心中飞翔的海鸥。另一个便是他的夫人克尼碧尔,她是他心中那只永远飞翔的大雁,正如契诃夫所言“一只大雁飞过去了,我真想让这只大雁把我带到一个无比遥远的地方去……”而克尼碧尔呢,在遇到契诃夫之后,“才认识到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演员,才认识到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

身患肺结核的契诃夫知道自己时日无多,所以特别珍惜和克尼碧尔的爱情。他把她称为“生命的最后一叶”。何谓“生命的最后一叶”?这意味着在爱上克尼碧尔之后,契诃夫不会再爱上另外任何一个女人!对此,克尼碧尔的回应是,“我也一样,在你之后,我再也不会爱上另一个男人”。事实证明,他们都遵守了自己爱的承诺!而他们共同的感情基础但是对艺术对人类的爱和在价值观、审美观上的互相理解和欣赏。看到这样美好的爱情,我们还会吝啬自己感动的泪水吗?

美好的事物美好的人

“俄罗斯是个贫穷的国家,但有了托尔斯泰,俄罗斯就有了荣光。”

“万尼亚舅舅,我们要活下去,我们要度过一连串漫长的夜晚,我们要耐心地承受命运给予我们的考验。”每当听到《万尼亚舅舅》中的这段独白,高尔基都会眼泪直流,说他“像女一样地哭了”。

“把自己的生命献给一项心爱的事业,做一个有情趣的人也被有情趣的人喜爱的人。”

我确信,在听到契诃夫和克尼碧尔的这些流动的有音乐感的有灵性的对话时,我被深深地感动了。

剧场是什么?契诃夫说,“剧场就是演员与观众、观众与观众相互取暖的地方。”“剧场就是演员与观众一道快乐一首流泪的地方。”

为什么我们眼里常含泪水?因为与剧场相遇,我们会看到美好的事物美好的人。

具体说在《一只大雁飞过去了》一剧里,我们不但会遇见契诃夫与克尼碧尔美好的爱情,遇见托尔斯泰、高尔基,还会遇见普希金、莱蒙托夫、涅克拉索夫、列维坦、梅耶荷德、斯坦尼斯拉夫斯基,他们每个人的名字都会增加俄罗斯的荣光。还有俄罗斯的森林、草原、春天、大海、钟声……它们感动着契诃夫,也同样感动着我们。

九把椅子和一部戏

《一只大雁飞过去了》一剧中,只有两个人物,没有激烈的戏剧冲突,没有带悬念的故事情节,在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需要两个演员说出大量的台词,加上细微的眼神和得体的动作支撑整个舞台,这对演员是很大的挑战。

如此,靠什么将观众的目光牢牢吸引在舞台上?对此,导演赵三强要求演员要有规范要有美的姿态美的声音,舞台上的人物随时留影定格即是美的画面,要有造型的美,处处是精美的构图。演员的台词不要大的起伏,声音的波形都是平缓柔和的,充满和谐的乐感美感。“像我们听到过的早年间的外国电影录音剪辑,单是听都很享受。演员要沉浸在美的状态里,然后才是我们追求的表演的生活与自然。”

从《青春禁忌游戏》的五把红色的椅子,到《且爱》的一桌二椅,再到《一双眼睛两条河》的三把电镀金属椅子,赵导似乎一直很擅长用椅子作道具。这次则用了九把各式各样有些复古的椅子,包括双人椅、沙发、吧凳、长椅。每一幕结束,人物都会“间离”成演员,在幽暗的光线下,观众会看到演员更换服装;或坐在台侧的椅子和沙发上休息,等待上场。每一把椅子用到了,不只是摆设。“这种假定性,这种间离的方式,会与舞台上不现实的简约的九把椅子相得益彰,使得在舞美与演出的风格更谐和,形式更现代。”

剧中契诃夫的扮演者青年演员夏阳表示,此剧让他在角色塑造上有了一次很大的收获。“之前大部分角色的塑造,我都是由内及外地按照学院派的方式进行的,但这次发现要演好这个戏,从外及里的方式更加适合我。演员本身就是创作与表现的集合体,不能循规蹈矩,要勇于探索和实践。”

克尼碧尔的扮演者青年演员袁晓艺,刚刚毕业没几年,第一次担当如此重要的角色,压力空前地大,但最终收获了自信。“我们在排戏过程中最重要的就是如何让两个演员在舞台上建立起这种让所有人都相信的爱。当然,首先是演员本人要相信,先相信我自己就是克尼碧尔,怀着对契诃夫的崇拜、尊敬和爱,去演这个戏。当我们真正完成这个戏,我忽然想起有一句话可以很好地诠释这段感情‘我崇拜你像个英雄,你宠爱我像个孩子’。”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黄体军)

找记者、求报道、求帮助,各大应用市场下载“齐鲁壹点”app或搜索微信小程序“壹点情报站”,全省600多位主流媒体记者在线等你来报料! 我要报料


德晋贵宾厅

相关新闻